彩票论坛推荐
今天是:

自身建設

自身建設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自身建設 > 自身建設

一次特殊的檢查

一次特殊的檢查

贠建蔚

蘭州大學第二醫院駐舟曲縣中藏醫院支農醫師

2018年4月,我初次來到了甘南。作為參與2018年度“全省萬名醫師支援農村衛生工作”大軍中蘭州大學第二醫院醫療團隊中的一員,這是令我激動的一次遠行。響應組織的號召,服務基層群眾,是我和我的隊友此行的目標。春寒料峭的4月,我滿懷喜悅又期待的心情,前往地處偏遠的舟曲縣中藏醫院開展支農援藏和健康扶貧工作。

對一名消化科醫生來說,中藏醫院有內鏡室是一件讓人欣慰的事。因為通過對醫院輻射范圍內“舟曲縣山后片”大病患者的多次入戶走訪,我們發現進展期的消化道惡性腫瘤在這些患者中占有很大一部分比例,僅次于肝硬化失代償期。鑒于此,在這里我積極耐心地指導本院年輕醫師開展胃鏡檢查,檢出該院歷史上第一例食管早期惡性腫瘤并轉院做了ESD手術,踐行著消化內鏡醫生“發現一例早癌,挽救一條生命,拯救一個家庭”的使命;同時開展了該院歷史上第一例腸鏡檢查,并通過積極帶教以期將胃腸鏡檢查技術切實帶到基層醫院,從一件又一件小事開始,真正服務當地群眾。

參加工作至今,完成腸鏡檢查也有數千例了。記得當年學習之初,對那些操作過程中反應比較重、操作時間長或難度比較大的患者,總會印象深刻。而在后來更多的操作中,也總有些特殊病例讓人記憶猶新,但大部分時候,那些辛苦瑣碎和危急,其實都只不過是消化內科醫師在內鏡中心工作期間再普通不過的稀松日常,就整個職業領域來說,也沒有太多特殊性可言,因為很多人可能都會遇到。接下來我要說的,是自己支農援藏期間在舟曲縣中藏醫院開展的一例特殊的腸鏡檢查。之所以說特殊,是因為作為一名醫生,此前從來不曾想過自己會在那么一種情形下去完成一例腸鏡檢查。

2018年9月29日中午1點,舟曲縣中藏醫院內鏡室。

李貴林主任告知患者腸道準備好了之后,我們開始為一名因右下腹疼痛入院的老年男性患者進行腸鏡檢查。此前腹部CT提示左半結腸增厚可能。為了縮短檢查時間和減輕患者的不適與痛苦,一開始我便盡量短縮、取直鏡身,以避免成袢。但有些出乎意料的是,進鏡約40厘米后腸鏡的自由度就開始不好了。盡管如此,我還是耐心地吸引、循腔進鏡。過了好久,終于做到回腸末端,進鏡約70厘米。了解腸鏡檢查的人都知道,接下來,該是仔細觀察有無病灶的時候了。

“給我拍張照片吧,李主任。”平素就不喜歡給自己拍照的我,半年來第一次向李主任提了這么個看似與當前工作不甚相關的要求。顯然李主任有些疑惑,但還是為平靜嚴肅的我拍了張照片。

突如其來之事,必有因由。時鐘到了凌晨7點,這是一個平常而特別的清晨。宿舍那條淺藍色的窗簾外,四周大山環抱中的曲告納,從夢中剛剛蘇醒。多云天不甚明媚的陽光下,山坡上層次分明的斷巖和低矮樹木的枝椏清晰可見,山頂繚繞的白霧與天空的薄云相連。對面毗鄰的鎮政府四層小樓,完全掩住了山腳下的風景。透過兩棟建筑的間隙,那條不知疲憊的小河依然順著公路嘩嘩地流淌。

早起的小動物們逐漸打破了這份寧靜,犬吠聲、鳥兒清婉的叫聲、人們的咳嗽交談聲,交織成一首鄉村樂曲,為這個清晨添加了些許歡快的氣息。新的一天又這樣開始了,恍惚間,四叔從老家打來電話,一看號碼,我內心開始狂跳,久違的不安再次襲來。

“你爸又像那年一樣,不會說話不能動了”。電話那頭是四叔焦急而簡短的話語,我渾身像過電一樣,四年來一直擔心的事情還是要面對:父親的腦梗復發了。十天前他回老屋了,說很久沒回要去看看,原本計劃國慶放假去接回蘭州的。

上了年紀后父親體質本弱,四年前的冬天發生腦梗時,昏迷一周的他經過治療和鍛煉,有幸恢復良好,生活可以自理。近半年來他在鍛煉時開始覺得有些力不從心,提示著身體本身與年齡相伴的衰老。此刻,腦梗一旦復發,后果實屬難料。他在交通不便的高峰,我在路途遙遠的舟曲。此去定西,群山重重,我自是看不到他無助的模樣,但依然深切地想象得到他內心一如當年的那份惶恐和無助。

我撥通了一個個求助電話:電話里指導四叔二弟他們進行緊急處理和送醫事宜;請妻子在省人民醫院神經內科聯系住院床位;請小妹夫婦前往醫院準備接人就醫。

聯系完這一切,本該是我自己起身回蘭州的時候了。但昨天約的腸鏡檢查,患者已服藥準備了,這例住院已久的疑難患者的腸鏡,這里暫時只能由我這個消化科醫生完成,我不能離開。……

中午1點左右,我開始為患者做腸鏡檢查。而那一刻,我的父親也正在省人民醫院介入室的手術臺上。彼時的我,心情復雜沉重,只有三個人的內鏡室,顯得特別安靜。

作為兒子,父親病重我陪在身邊自是無可厚非。而作為施術醫生,在患者面前我必須盡責。這種矛盾和選擇讓人心情復雜,然而卻又順理成章。

當我們殷切地寄望于一些人的時候,又怎么能辜負另一些人對我們同樣的殷切寄望;當我們要求別人的專業素養的時候,又怎能不省視自己的專業素養。那一刻,我是父親的兒子,是介入室內那位重癥患者的家屬,同時我也是這位疑難患者的檢查醫生。安靜的氛圍中,我全神貫注完成了這一次不算簡單的任務。

后來,知道情況的同事為我難過,說我完全可以先趕回蘭州,讓那位患者下次再來。但我心中并沒有后悔,我希望自己是一名合格的醫生,像千里之外為我的父親盡責盡力的同行一樣,讓患者和家屬放心,而那張普通又特別的照片,無疑承載著一個醫生兒子對自己的患者父親深深的愧疚。

或許腸鏡檢查結束后,終于踏上歸程的我,心中百感交集之際,在朋友圈發的一段話可以體現自己當時簡單不過的想法:片葉不成蔭,術業有專攻。我們應該善待他人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就像希望自己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被他人善待一樣。

吉人天相,40余天后,經過積極的康復治療,可以說話和行走的父親終于出院,后續藥物治療及康復鍛煉仍在進行;而當初那位腸鏡檢查的患者早已好轉出院并進入隨訪序列。

這例特殊的腸鏡檢查,注定令我今生難忘。

而更讓我感觸至深的,依然是:片葉不成蔭;術業有專攻。我們應該善待他人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就像希望自己的父老鄉親兄弟姐妹被他人善待一樣。

上篇:

下篇:

來源() 作者() 閱讀()
相關內容
    100-100

    ©2019甘南黨建網 由中共甘南州委組織部 主辦&版權所有

    地址:甘南州委統辦樓六樓 電話:0941-8222159 郵編:747000

    頁面訪問總量: 人次  網站備案:隴ICP備08000847號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

    甘公網安備 62300102000044號

    彩票论坛推荐